通过热区唤出侧边栏的折腾实践

最开始把Linux当做主力系统是deepin 15.9,本人是非常习惯热区操作的
什么是热区呢?就是屏幕四个角用鼠标戳的时候进行某些操作
deepin的一个经典操作就是猛戳右下角出控制中心
然而,后来在某些客户的要求下,热区被关闭了
一直到后来某个版本开始,甚至每次启动dde-kwin都会强制覆盖kwinrc文件来防止手动开启热区……
现在主力换成uk之后,发现麒麟的侧边栏设计比dde的侧边栏控制中心好很多,侧边栏只保留一个通知栏,下方有好用的widget和剪贴板(这个剪贴板操作手感比dde的那个强太多了)
相比于dde单独拉出一个窗口放剪贴板,单独做一个通知列表,我个人认为ukui的设计是更好的
我查了下快捷键,win+a是唤出侧边栏,心中狂喜

然后踩坑了。。。
不知为何ukui的快捷键很不灵敏,甚至包括win键单独按,很多时候就是不能唤起
我在想要拉起侧边栏的时候,总是输入一个a……

总是拉不起来,这是很难受的

而如果可以通过热区来唤起,是不是会非常方便呢?直接把鼠标华丽地甩到右下角,突突!侧边栏出来了

既然dde-kwin实现了,那ukui-kwin没道理不能实现啊

所以第一步,拿出我们的老朋友

sudo apt install systemsettings

下载kde系统设置

打开后找到

工作空间行为——>屏幕边缘

右下角戳一下,随便选一个效果,然后apply

你猜怎么着?起效了!

接下来我要做的很简单了,找到~/.config/kwinrc,找到对应行并修改即可

 

接下来踩到了第一个坑

根本没有这个文件!

随后发现ukui把kwin的config文件改名为ukui-kwinrc了。。。(汗)

更改后

[ElectricBorders]
Bottom=None
BottomLeft=None
BottomRight=ukui-sidebar
Left=None
Right=None
Top=None
TopLeft=None
TopRight=None

 

满怀激动地

pkill kwin

然后

kwin

报告未找到命令…..

啊这?进程名叫kwin,可执行难道是ukui-kwin?

ukui-kwin

启动了…(你说你改这个干啥啊你?)

 

再次满怀激动地戳右下角。。。没有反应

这是为什么呢?我启动了终端,直接在里面输入了

ukui-sidebar

结果如下

21-10-02 17:09:53.105 [139927504697600] DEBUG - |PID:47799|main.cpp:69(int main(int, char**))|"ukui-sidebar is already running!"
21-10-02 17:09:53.107 [139927504697600] WARN - |PID:47799|QFileSystemWatcher::removePaths: list is empty
21-10-02 17:09:53.107 [139927504697600] WARN - |PID:47799|QFileSystemWatcher::removePaths: list is empty

 

ukui-sidebar is already running!

看来ukui的侧边栏和dde-control-center一样,是常驻的,需要用参数调出

这里踩了第二个坑

ukui-sidebar --help

21-10-02 17:09:53.105 [139927504697600] DEBUG - |PID:47799|main.cpp:69(int main(int, char**))|"ukui-sidebar is already running!"
21-10-02 17:09:53.107 [139927504697600] WARN - |PID:47799|QFileSystemWatcher::removePaths: list is empty
21-10-02 17:09:53.107 [139927504697600] WARN - |PID:47799|QFileSystemWatcher::removePaths: list is empty

好嘛!干脆不鸟我

那如果和dde-control-center一样用--show呢?

还是不行

于是我决定用我的三脚猫功夫去扒优麒麟的代码,像Linus说的,Read the fucking source

在这里

https://gitee.com/ubuntukylin/ukui-sidebar/blob/Debian/src/main.cpp

看这行

QCommandLineParser parser;
QCommandLineOption debugOption({“d”, “debug”}, QObject::tr(“Display debug information”));
QCommandLineOption showSidebar({“s”, “show”}, QObject::tr(“show sidebar widget”));

 

也就是说,应该是

ukui-sidebar -s

尝试在终端执行,好耶!拉起来了!!!

于是快乐地把ukui-kwinrc改成这样了

[ElectricBorders]
Bottom=None
BottomLeft=None
BottomRight="ukui-sidebar -s"
Left=None
Right=None
Top=None
TopLeft=None
TopRight=None

 

重启kwin后,发现

还是没有卵用….

难道是我用的不对?

 

改成绝对路径

[ElectricBorders]
Bottom=None
BottomLeft=None
BottomRight=sh -c "/usr/bin/ukui-sidebar -s"
Left=None
Right=None
Top=None
TopLeft=None
TopRight=None

 

仍旧卵用没有

上百度查kwinrc的手册

没有

bing

也没有

Google

也没有……

于是现在只剩下一种解决方法了

那就是

抄deepin的作业

 

下载deepin 15.11版本,这是最后一个经典版本了,还是用的dde-kwin,这正是我想要的

挂一下squashfs,chroot进live

看一下os-release,目录切到deepin live了没错

这时候出了问题

从15.9开始,dde不再默认启动热区

也就是说,我必须启动kwin,利用dde的设置启动热区,然后查看kwinrc

尝试startx,果然不能用……

于是重启进入Windows环境,打开livecd

 

下一个坑来了:deepin 15.10开始,不再支持livecd试用。。。只能直接安装

谁等你啊???

于是我尝试切tty2,在deepin 20.1以上版本,这个方法被封死了,live用户也有了登录密码

直接输入startx

进入桌面成功

设置热区,测试可以拉起(OHHHHHHH)

然后我查看了kwinrc

看到了这一段

[Script-runcommandaction]
Border3Program=sh -c “dde-control-center –show”
BorderActivate=,3
Enabled=true

 

这啥玩意?“Script-runcommandaction”

尝试复制到ukui-kwinrc

果真不能用

接下来全局搜索deepin live cd下script关键词

发现kwin scripts目录

打开一看,看不懂….尝试复制粘贴到ukui同一目录

重启ukui-kwin,无效…..

查看deepin-kwin文档

deepin团队为了适配dde做了一系列兼容工作

难不成….

这个热区执行命令的功能

tmd是deepin团队自己写的?

啊这。。。。

 

眼看着无望,这时候群聊“柚子的朋友们”出现新消息了,开发者放出截图,oh my dde(社区制作的dde美化+优化软件)新版本将加入热区功能

woc这难道是心有灵犀?

之前在我最想要动态壁纸的时候,也是这位突然做了一个一只动态壁纸,后来通过魔改dde-desktop成为deepin 20下第一个可用的动态壁纸(现在的动态壁纸方案是另一位开发者做的,原理不相同)

这也许就是心有灵犀把

当一个人的愿望强烈到一定程度时,神明的视线就会……启动原神(bushi

 

题外话少说,我当即问,dde-kwin已经锁死了kwinrc,你是怎么做的?

他回答是做了一个独立应用,专门用来检测鼠标位置来实现热区功能

而且不和oh my dde集成

这意味着我可以单独抽出这个应用,运行到其他桌面环境!

理论上,甚至包括Windows!

 

马上git clone,找到插件名称

omd-requ

吐个槽,这个显然是oh my dde 热区的缩写。。。但是我看了真的瞬间血压升高。。。

这缩写方式从未见过,英文拼音混输

人家热区英文名是ElectricBorders

不管怎么说,直接拉出来就编译

sudo apt install qt5-default g++

编译一次通过,显然没有用到dtk依赖

启动后没有任何提示….

./omd-requ --help

没有任何提示….(不是你们这样真的好么?只能翻代码???)

翻widget.cpp,发现这东西的配置文件是config.qaq

.qaq……..这也太可爱了吧!!!!

就连接受配置文件的变量都叫qaq…..

改了下配置文件的位置为~/.config/omd-requ/config.bunny(兔兔伯爵,出击!)

管开发者要了份样本

[General]
LowerLeftShell=
LowerRightShell=
TopLeftShell=
TopRightShell=

 

修改为

[General]
LowerLeftShell=
LowerRightShell=ukui-sidebar -s
TopLeftShell=
TopRightShell=

 

启动

成功!!!

然鹅,把鼠标戳过去之后不停往外跳sidebar….反复执行

反馈bug之后开发者快速修复并推送了

这回就完美了!

 

接下来我把配置文件位置修改为在可执行文件的位置即可

这样方便单独使用

 

于是,omd-requ单应用版改制完成!

阅读更多通过热区唤出侧边栏的折腾实践

第二章:初入大门的第一夜(上)

旅者和四位勇者进入了左路大门。随着一声无源的叹息,传送门在身后合上

前方是一个漂浮在虚空中的秘境,巨大的挑战所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出口正被风墙封印。

“按照戴因的说法,每两天会开一道封印”,空之旅者正浏览着这幽肃的建筑,“我们需要先在出口扎营。”

“所以为什么不是入口?”剑士的声音响起,“就因为倒着走就把入口叫出口?”

“我认为Aether的说法没有任何问题”,迪卢克冷冷地说,“或者说,与其在这里争吵这些无聊的问题,为什么没有人去扎营?”

“您搁这秀外语水平呢?”凯亚似乎不太喜欢被人硬顶,“就一个名字还要说英文?”

“这不是以前从来没分辨过两位旅行者嘛”,安柏插嘴道,“有什么可吵的?”

说话间,诺艾尔已经抱着三根巨大的支撑木冲了出去,头上还顶着扎营用的工具包。

“咱们也去帮忙把!”旅者中肯的建议终止了这场讨论。

女仆极高效率地放置了营地的中心支撑,带着帐布爬上爬下,其他四人则给她递东西。

周围静悄悄的,一点回响都没有,再大的声音在这里都会逸散无踪。

巨大的穹顶模糊地发出微光,如清冷的月亮,均匀地铺散到秘境的角落

没有影子,没有人的痕迹,踩踏地面时发出硬物相碰的乒乓声。

没有人说话,环绕着秘境的虚空沉重地压在每个人的心上。

“还不如和面瘫多吵一会呢”,剑士心想,“这个气氛!这两天要难熬了!还没进本,自己先垮掉可不是好事。”

营地已经搭建完成,女仆把沙漏调好,现在应该是第一天的晚上

在营帐的地面上,众人各自搭好了地铺,互道晚安,将要睡去

骑兵队长未被遮住的蓝色眼睛睁开了

他以一种不引人注目的方式开始环顾四周

空金黄的眼中充满了星空的倒影,不知在回忆什么;女仆青碧的眼瞳正直勾勾地盯着棚顶

安柏把头蒙上了,露在外面的耳朵却一动一动的。“兔子恐怕受不了了”,剑士心想,“就以她为突破口吧!”

当凯亚转过头时,他的目光却尴尬地和迪卢克的目光相遇了。迪老爷的脸上一如既往地没有表情,但是凯亚觉得他似乎在说“我早知道你会这样”

这种默契从很久之前就已经有了,尽管莱艮芬德先生去世后义兄弟间常常否认这种奇妙的联结

“兔子?没睡吧?”凯亚开口了

露在外面的耳朵立即支棱了起来,被子里面却没动。

“别装了,你耳朵动了”,剑士继续说,“没睡就起来陪我到外面兜兜风吧”

安柏的耳朵耷拉到地上,不动了

凯亚从地铺上坐起来:“身为侦查骑士,你不会怕黑吧?”

兔子的耳朵像草史莱姆一样晃了几下,终究没有别的动作。显然,这种哄小孩的把戏对她已经无效了

“进展还算良好,看起来兔子已经把注意力转移了”凯亚默念,“下一步是把她引出去,把其他人也调动起来”

凯亚警觉地环视了一圈。女仆的眼睛挣得大大的,透出疑惑的神情。凯亚做了个“嘘”的动作,轻轻踢了一下旅行者。旅行者向女仆使了个眼色。诺艾尔会意,闭上了眼睛。凯亚用手捂了一下眼睛,用下巴指空。旅行者顺从地把眼睛闭上,做了个“OK”的手势。回过头来,公子还睁着火红的眼睛。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不过凯亚明白他对自己的不屑。“无聊的把戏”,迪卢克心说。

剑士摊了摊手,起身离开

“我可带了你最喜欢的蜜酱胡萝卜煎肉哦!”他故意大声嚷道,“你不来我就全吃光了”

凯亚向秘境的边缘走去,偷瞄着营地的变化

火红的眼睛已经闭上,兔子耳朵下面露出了一截额头。奏效了!

剑士坐在秘境边缘不整齐的地面上,双腿伸出秘境。外面有一些悬浮的建筑块,似乎是完全失重的。

还差临门一脚!

凯亚从口袋里拿出一盘什么东西,大嚼起来,咀嚼的声音传到了营地。

兔子的耳朵直直地竖了起来,琥珀色的眼睛睁开了。“真的是胡萝卜煎肉?”

“骗你是小狗!”传来剑士含混的声音,“你不来我就吃完了”

旅行者只看到一团红色的身影飞出了营地,手臂似乎被踩了一脚,隐隐作痛。

安柏光着脚一路冲刺到了秘境的边缘,轻快的脚步透出少女的活力。她才成年不久。

“肉呢?”安柏盯着空空如也的盘子

噗,剑士吐出一团浓缩树脂。树脂飞到秘境外,飘了起来。

“你!”兔子的耳朵气的直抖。

“汪!”剑士的嘴角露出笑意

“哼!”弓手转头就要往回走,“无耻的骗子!”

“来都来了,不看看星空么?”凯亚附有磁性的声音让少女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头。

穹顶幽幽的光辉来自群星,无数的新星铺满了整个天空;星座银河组成的河流缓慢地流转,某种磅礴的美丽冲击着少女的眼睛。

安柏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呆住了。

凯亚探着头看营地。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他们。剑士赶紧比比划划,另一双金黄的眼睛明白了意思,低声对青碧的眼睛吩咐了什么。

“坐过来吧,这下面也是星空”凯亚开口对少女说。

呆住的少女走到了剑士身边,回过味来

“不行!我还在生气!”安柏的气已经消了大半

“你不喜欢星空么?”

“可是你骗我!”

“蠢兔子,那是你自己太笨啦,换个人就不会上当!”

“你……不行,必须给你起个难听的绰号才能消气!”

“你什么时候和应急食品学的?”

“少多嘴!就叫你矿工头子好了。每次旅行者探索派遣都让你挖矿!”

凯亚噗嗤一声笑了,“你不也是经常被探索派遣?”

“我那是去打猎!你呢?没有马的骑兵队长?”

凯亚咳嗽了一下,“还是矿工头子比较好,可以坐下了么?”

少女嘟着嘴,小心翼翼地坐到了凯亚身旁。刚一坐下就嗷一声叫起来:“好冷!屁股都要冻掉了!”

“吵什么吵?谁的神之眼是火元素的?”剑士吐槽道

少女的脸有些发红,引导些许火元素把座位温暖

“就暖你那一边啊?”

凯亚的位子也暖了起来。

“说起来……那个派我出去挖矿的!偷听够久了吧?”

空赶忙从后面跑来

(未完待续)

第一章:序章

这是一个很久之前的传说了

在很久很久以后,七国的战士合力攻打天空之岛,意图打破灭世四纪循环

来自异世的旅行者双子分别带领夜母与月光的卫兵,终于将所谓“天理”赶下了神之位

可是一切都已经太晚

大地之国已经被天空岛的赤黑烈焰吞没,魔物遍地,污秽的血流在沟壑中回荡,所有的士兵都化作灰烬,融入烬寂海外无边的混乱

为了改变已至的毁灭,两位旅者毅然献出光之痕,放弃力量,解封天空穹顶的渊月之底

未来不能改变过去,改变过去不能拯救被黑暗吞噬的未来

只有旅者反向通过时之门,才能从未来拯救过去,真正地挽救这个世界

为了护卫已经失去力量的两位旅者,8位最初的旅伴,分成两队,分别由拾枝者Dainsleif和时之魔神P·a·i·m·o·n引路,踏上了反向通过深境的征程

空之旅者由公子、剑士、弓手和女仆护卫,拾枝者将担任开启封印的引路人

荧之旅者由幼狮、歌者、魔女和精灵护卫,时之魔神将担任开启封印的引路人

我们的故事,从进入左路的英雄们开始讲起……

番外:时间的碎片

诺艾尔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这里……是女仆休息室?”诺艾尔揉揉眼睛,检查了一下身体。她的身体很完整,没有伤痕,就像出发前一样。“这里是死后的世界么?”

女仆起身,发现自己穿着平常的女仆制服。沙漏显示现在是后半夜两点,窗外有暗淡的光透出来,像深境里面的星空。女仆望向窗外,发现没有一颗星星,蒙德的街道也没有任何人。

“这里……真的是蒙德么?”

诺艾尔离开了房间,前往楼下的骑士团宿舍。宿舍里空无一人。正当她想离开骑士团时,她发现一楼的楼梯只有一半。

另一半,通向虚无。

整个蒙德城漂浮在永夜的虚空里

看着手上不再流动的沙漏,诺艾尔意识到,自己确实死了,这里便是拾枝者提到过的“时间碎片之地”

“永远在这里待下去么?”青绿色的眼睛有些懊恼,“应该会很孤独的”

这时突然响起了岩石碎裂的声音,建筑碎片自行组合,一个仅能单人通过的门出现在了阶梯的下方。

女仆呆了一会,决定推开这个奇怪的门

一股强烈的光射了出来,诺艾尔没来得及惊叫就被吸了进去。

诺艾尔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这里……是女仆休息室?”诺艾尔揉揉眼睛,检查了一下身体。她的身体很完整,没有伤痕,就像出发前一样。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女仆起身,发现自己穿着平常的女仆制服。沙漏显示现在是后半夜两点

沙漏正在流动

时间并没有停止!

女仆急匆匆地冲出房门,冲下二楼。骑士团宿舍门口的萨沙正打着瞌睡,一只懒猫的青绿眼睛正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诺艾尔同样碧绿的眼睛。

诺艾尔冲入宿舍,“这边……这边是女宿舍,安柏姐姐的应该是……对,这个画着兔兔伯爵的!”

女仆轻轻打开房门。安柏正穿着熟悉的睡衣在床上发出鼾声,桌子上放着两个兔兔伯爵。诺艾尔想叫醒她,突然发觉自己作为女仆已经越界很多了。“如果这个安柏不是……那我……不管了!”

去它的规定,就算这个安柏不是一起作战的那个,也一定要叫起来!

“就算这个安柏姐姐没有跟随我们……也应该会原谅我的吧?”

诺艾尔拍了拍兔子的头,“安柏姐姐?”

鼾声渐息,琥珀色的眼睛睁开了。

“啊!”安柏叫起来,疯狂地用手在腰间乱摸。

“难道是一场梦么?”,她喘着粗气,“为什么疼得这么真实?”

“那不是梦,安柏姐姐”,女仆青绿色的眼睛闪着泪光。她从胸前掏出闪着柔光的神之心,“这些都是真的”

“那大家也回来了?”

“我也想知道”

安柏拉着女仆的手就往外跑:“我要看看矿工头子!”

再次冲过中庭的时候,萨沙已经醒了:“安柏骑士,那边是男士宿舍!”她喊道。

诺艾尔感觉自己在飞,双腿几乎不能着地,安柏的速度几乎超过了特瓦林俯冲的速度。

“彭”,装饰有孔雀羽的宿舍门被冲开。

二人愣住了。

床上空空如也

弓手往后一仰,倒在女仆身上。

“安柏姐姐……请控制一下情绪……凯亚队长他变成了丘丘人,可能……”诺艾尔也语无伦次。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安柏已经开始哭出声来。

“有个小孩在哭鼻子?”衣柜里探出一个戴着眼罩的头,是凯亚。

“哇!”安柏叫了一声,一个飞扑冲了过去,撞在衣柜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少女没有理会身上的疼痛,她一把薅出躲在柜子里的凯亚,哆嗦着触碰他的脸,“你没事吧?”

“没事,我好得很呢!”凯亚露出笑容,泪光也闪烁在眼睛上。

少女的重拳如雨点般砸在剑士的胸前,“不许——不许吓唬我!啊呀!刚才我都快昏过去了”

少女停下手,琥珀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凯亚,破涕为笑,抱着他的头开始狂啃,把剑士压在身下

“等一下……诶!……你冷静点……快起来,迪老爷也在这”凯亚想起身,没有成功。

衣柜的门开了,一双火红的眼睛亮了起来。“无聊……的把戏”他冷冷地说,“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啊!做这种事……”

凯亚已经起身,满脸都是唇印,安柏像藤蔓一样长在他身上。

“迪卢克老爷也在”,诺艾尔蹲下身行了个女仆礼,“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诶嘿!”一个很屑的声音在窗外响起。是温迪。

“巴巴托斯大人,你……”女仆慌张地想用什么礼仪。

“不必行礼,我已不是蒙德的神明。一个城市只能有一个神明,蒙德接下来的日子,将由‘岩’的神明守护”温迪指了指女仆手中的神之心。

“不用怀疑,我也死了。”翠绿的身影抚摸着琴弦,“这里是未来的过去,特瓦林还有一年才会苏醒。”

“那个门……”

“是星门,是通往随机世界的大门”

“既然是随机的,为什么我们都来到了同一个世界?”迪卢克问。

“这可能是和这个字条有关”巴巴托斯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字条

安柏凑了过去,大声读了出来。

“蒙德的大家们,你们好!我是作者,因为发刀太多感到愧疚,所以通过‘改设定’创生法把各位又重聚在了过去的蒙德城。很抱歉让你们失去了童年,这是你应得的青春。旅者将会在同一个时间再临,第二部将不会再让大家上场,所以请尽情享受这个世界吧!”

风精灵施展高天之歌飞走了。

四双眼睛闪亮在漆黑中。一切似乎都相同,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

这又有什么所谓呢?

安柏的耳朵轻拍着凯亚的脸颊,柔软的身体靠在坚实的臂膀

“时间还早”,安柏开口说

“我们一起去摘星崖看星星吧!”

备忘1剪贴板

回复 @炸卡拉啦可是你搞的鬼 :

西风守护者

五星双手剑

短介绍:剑身有精致的花纹,可以辅助导出元素力。剑身从中间断开,是曾经的主人用力过猛的意外

长介绍:在很久以前的,未来的旅行者与四位勇者踏上了拯救过去的征程。剑的主人在最后一战中把花哨的长剑当做单手剑挥舞,断裂的纹路反而让它能够轻易释放元素力 副属性:元素充能效率 技能:残脉之锋 获得元素晶球后0.5秒内触发暴击则使下一次普通攻击范围提高20%并附加70基础攻击力的元素攻击,元素效果与使用角色的神之眼属性相同。

  精炼2 25%范围 80倍率以此类推

最开始突发奇想想给安柏姐姐写一个圣遗物就叫最后的侦查骑士  写着写着发现背景故事是个大坑  毕竟安柏姐姐还在我的队伍里  于是就想弄个背景故事  越写越多,成了小说,还配套加了七个圣遗物(最后发现估计能写出来的只有四个)  就叫《星空之下》吧  巨大的坑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完  设定参考《少女薇拉的忧郁》     圣遗物产出:  暗夜英雄(渊月螺旋12)  寒风剑士的绽放(渊月螺旋11)  最后的侦查骑士 (渊月螺旋10)  破碎的护心铠 (渊月螺旋9)(女仆妹妹怎么没有表情(´・_・`))  旅行的终点(深境螺旋4)    《星空之上》  目录:      1.序章      2.初入大门的第一夜      3.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      4.火与冰的元素反应是什么?      5.熄灭的晨曦      6.午夜之死      7.兔子和矿工      8.冰霜刻印的剑士      9.黑晶号角      10.相信你从未离去      11.燃烧吧!滚烫的少女!      12.女仆的工作      13.待授勋之花      14.永不磨灭的未授勋之花      15.时之门后的煎熬——渊月螺旋结束,进入深境螺旋,旅者收回力量      16.只有一个队伍?      17.尾声            圣遗物详情   最后的侦查骑士!     四、五星 野外获取    两件套:飞行时体力消耗减少15%,飞行速度加快5%    四件套: 对弱点的伤害提升20% ,角色附近的敌人移动速度降低15%,角色附近有敌人时行动速度增加20%,冲刺消耗体力减少15%    生之花:侦查骑士之花!    短介绍:不知名的野花,曾经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长介绍:烈火烧灼大地前侦查骑士巡逻时别在弓上的花,若有若无的清香让人想起乘风而行的适意,如今早已枯萎    死之羽:侦查骑士的佩羽!    短介绍:无论什么时候都挂在侦查骑士腰间的火红鸟羽,尾端有冰花的图案    长介绍:世界还没燃烧时,侦查骑士曾经从火之魔鸟身上拔下来做纪念的羽毛,本应长燃的火羽却奇怪地没有燃烧,甚至附有一丝寒意    空之杯:侦查骑士的号角    短介绍:不同寻常地,是一个丘丘人的黑晶号角    长介绍:侦查骑士是活泼的少女,曾使用一个金属的运动水壶,装水时晃动能发出悦耳的声响。某人死去后,她拿起了他的遗物,而金属的水壶则被另一个人取走    时之沙:侦查骑士的怀表!    短介绍:有些年头的老式怀表,时间定格在某个时刻    长介绍:侦查骑士的祖父留下的结实怀表,时刻提醒这活泼的少女不要忘记身为骑士“守护”的职责,而怀表自己也忠实地转动到少女生命的最后一刻    理之冠:侦查骑士的头饰!    短介绍:兔兔耳朵形状的火红发带,沾染鲜血的部分有些褪色    长介绍:侦查骑士最喜欢的头饰,套在灵巧的兔耳外。小兔般机敏的少女能敏锐地发现暗流的危险,使她能及时地替旅者挡下致命一击   寒风剑士的绽放    四、五星 获取:忘却之峡    两件套:对火元素影响下的敌人伤害提升20%    四件套:生命值低于70%时,每损失10%的生命值,提升5%的暴击率和8%的暴击伤害    生之花:寒风剑士的霜花    短介绍:晶莹剔透的霜冰凝结的玫瑰,是寒风剑士的保留小把戏,玫瑰的含义和平时并不相同    理之冠:寒风剑士的面具    短介绍:额头部分中箭的丘丘人面具,散发着微妙的气味,据说曾经是个眼罩    空之杯:寒风剑士的酒杯    短介绍:精致的酒杯,纹有考究精致的纹路,与剑士的风格完全不同    时之沙:寒风剑士的疯狂    短介绍:用冰晶作为沙子的沙漏,和一般的沙漏相比大得离谱,在剑士堕入黑暗的时候被挤裂    死之羽:寒风剑士的解脱    短介绍:冰霜封印的孔雀羽毛,昭示着主人的高贵血统,羽毛的尾端是冻结的火焰,似乎是剑士未能完成的夙愿   暗夜英雄    三、四星(没有任何瞧不起迪卢克的意思,但是我真的和他不熟,写多了怕出大问题,四星的介绍比较少)世界BOSS掉落    二件套:对处于冰元素影响下的敌人伤害提高15%    四件套:生命值低于60%时,获取元素晶球时有几率直接使元素爆发准备完毕,持续0.5秒后恢复正常状态,以这种方式充能的元素爆发释放时会强制扣除20%的生命值并持续三秒降低80%的恢复效果,这个效果每10秒只能触发一次    生之花:暗夜英雄的火花    短介绍:一朵燃烧的风车菊,每一片花瓣都燃烧着不灭的火    理之冠:暗夜英雄的面具    短介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面具,陪伴过暗夜英雄作为隐藏守护者的时光    死之羽:暗夜英雄的烬羽    短介绍:猫头鹰的尾羽,已经烧尽到根部,细闻还有一股焦味    空之杯:暗夜英雄的冰杯    短介绍:大得像个离谱的酒杯,用不融之冰打造而成,与暗夜英雄的气质格格不入    时之沙:暗夜英雄的时计    短介绍:曾经用葡萄籽作为砂子的沙漏,纹有考究的纹饰,葡萄籽只余灰烬   破碎的护心铠 (inspired by 安黛因    两件套:提升5%的攻击力 暴击率 暴击伤害 防御力和20元素精通    四件套:生命值低于30%时,每损失5%生命提升15%的攻击力和20%的攻击范围    生之花:流光凝结之花    短介绍:完全用岩元素凝结成的玫瑰,纤薄的花瓣可以透光    长介绍:岩之新神在位的时间很短,在她登基的时候,元素之力和某种强烈的情感结出了这朵岩花    死之羽:石晶心护之羽    短介绍:柔和黄光组成了羽毛的形状,根部是一个破碎的神之眼    长介绍:岩之新神短暂的任期结束时破裂的神之眼化成了羽毛,组成柔软光羽的,不是坚硬的岩元素,而是绵长的体贴    空之杯:磐岩守护之壶    短介绍:原本用金属制成的运动水壶,上面刻有兔子和十字镐,被岩石充满,没有办法使用    长介绍:岩之新神从曾经某位旅伴身上取下的水壶,用以怀念这位先辈和提醒自己作为骑士“守护”的职责。水壶在岩之新神登基时被永久的守护填满    理之冠:黄玉守誓之冠    短介绍:两枝普通的玫瑰,已经石化成刚硬的黄玉    长介绍:大地被天火焚烧前,岩之新神曾是一位仆人。玫瑰象征着守口如瓶的誓言,岩之新神从未违背过。岩之新神登基时,已经陨灭的玫瑰重新以坚牢黄玉的形式出现    时之沙:叠峦决意之心    短介绍:没有华丽装饰的沙漏,内部已经被岩石充满    长介绍:岩之新神曾使用的时计,生命即将消散的时刻,岩之新神将不灭的决心注入时计,这便是其登基的起源      前几章已经写好了,头一次写这种东西,文笔估计会很稚嫩  请多指教!  字太多了,会在帖子下面更新的  碎碎念什么的在这里,博客里可能会更新实时进度?也许  算了还是不要放了

🏝️🌊🌊🌊🌊🌊🏝️🤺(真是急性子啊你)

🏝️🌊🌊🌊🌊❄️ 🤺(这个如何!)

🏝️🌊🌊🌊❄️🤺🌊(老实点!)

🏝️🌊🌊❄️🤺🌊🌊(冻结吧!)

🏝️🌊🏊🌊🌊🌊🌊

🏝️💀🌊🌊🌊🌊🌊(意料……之外~)

圣遗物引发的同人文(一)

暂时定为《星空》

(以下是碎碎念时间,懒得看就直接到二吧)

最开始只是突发奇想弄了个以安柏姐姐为原型的圣遗物,差不多长这样

最后的侦查骑士 三、四星 野外获取
两件套:飞行时体力消耗减少15%,飞行速度加快5%
四件套:攻击敌人弱点时伤害提升35%
生之花:侦查骑士之花
短介绍:不知名的野花,曾经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长介绍:烈火烧灼大地前侦查骑士巡逻时别在弓上的花,若有若无的清香让人想起乘风而行的适意,如今早已枯萎
死之羽:侦查骑士的火羽
短介绍:
无论什么时候都挂在侦查骑士腰间的火红鸟羽,历经的岁月并没有让它失去光泽
长介绍:
世界还没燃烧时,侦查骑士曾经从火之魔鸟身上拔下来做纪念的羽毛,骑士团长被她的疲惫却兴奋的神情打动,特许她拔下一根羽毛做为纪念
空之杯:侦查骑士的水壶
短介绍: 金属的运动水壶,装水时晃动能发出悦耳的声响
长介绍:侦查骑士是活泼的少女,这个水壶曾经见证过她从小女孩成长到神射手的每一步
时之沙:侦查骑士的怀表
短介绍:有些年头的老式怀表,时间定格在某个时刻
长介绍:侦查骑士的祖父留下的结实怀表,时刻提醒这活泼的少女不要忘记身为骑士“守护”的职责,而怀表自己也忠实地转动到少女生命的最后一刻
理之冠:侦查骑士的头饰
短介绍:兔兔耳朵形状的火红发带,沾染鲜血的部分有些褪色
长介绍:侦查骑士最喜欢的头饰,像真正的兔子耳朵一样灵动。小兔般机敏的少女能敏锐地发现涌动的危险,使她能及时地用柔软的胸膛替旅者挡下致命一击

基本是安柏姐姐的语音故事改版,中二地加了点

但是这个东西的背景故事,没法圆回来,毕竟安柏姐姐还在我的队伍里,哪里会有遗物?

于是我简单写了个背景故事,差不多长这样

战火熊熊燃烧,七国的守卫者们同魔物战斗,为旅者,时之魔神,拾枝者和在蒙德的挚友们赢得登上天空岛决战的时间。战斗已然胜利,但一切已经太晚,天理的象征释放了大量的崩坏能,漆黑的烈火燃烧了整个大陆。兄妹重逢的快乐无法冲淡灭世的痛苦,整个提瓦特大陆已了无生机。天空岛上站着的,是大陆唯一的希望。
空向拾枝者求助:“你不是可以回到过去么?为什么不能拨回时间,再来一次?”“你不明白,未来改变不了已经崩坏的世界,未来只能拯救过去”,拾枝者捧着头说。“原来你不是哑巴啊,上一次说话还是在璃月呢!”时之魔神插嘴道。气氛变得非常尴尬。拾枝者干咳了两下,继续说:“唯一的路在头顶。”“头顶?”琴问道。“深境螺旋其实是这个世界泡的时间循环中点,这里向上可以到达深境的最底层。如果能从天空岛上升进入深渊再反向通过考验,可以拯救过去。只不过唯一打开大门的方法是用光元素驱散崩坏能封印,这是旅行者的力量。”“只要把力量射向天空,就可以破除封印?”荧问。“远远不够。这个世界泡所有的光元素和崩坏能的量都是相等的,互相恰好能完全湮灭。需要你把你所有的能力都发出来,就像当年你被天理夺走的时候一样。”话音未落,空便已经将衣服上的核心取下。几乎在同时,荧也取下了核心。
拾枝者叹了口气,说:
“如果你们真的想这么做,那就做准备吧。我会把核心放到深境底部,打开封印后,你们兄妹的所有元素力都无法使用。从深境12
层打回第一层,首先需要分成两队。光元素力使用者是穿过时空之门的关键,在通过
8
层的渊月时之门之前,必须保证至少有一个旅行者存活。保险起见,最好一个队伍带一位旅者。我和时间魔神会分别做两队的引路人,在秘境外帮你们打开深境封印。我们无法知道秘境中发生了什么,一旦出现不测,我和时间魔神也会随之消失。如果准备好了,就来天空岛顶找我。”
拾枝者往岛顶漫步,时间魔神在他身边漂浮。“这一次,能打破蛇环的轮回么?”拾枝者问。“呃,派蒙只能往前拨动时钟,派蒙也不知道什么是轮回。。。”
转过头,队伍已经准备好了,旅行者空带着迪卢克,凯亚,安柏和诺艾尔;旅行者荧带着琴,芭芭拉,丽莎,温迪。“卖唱的,我可是跟着你走,你对旅者的妹妹要是有什么不好,我会告诉空的!”时之魔神使出虚空跺脚大法。“呃。。。”拾枝者似乎想抗议被做决定。
天空岛越飞越高,天空的形状也逐渐失真,一个椭圆形的蛋壳形逐渐显出了轮廓。天色变暗,可以看到天上挂了很多发光的石头。“这些奇怪的石头,是什么呢?”安柏问道。“那是命之座,神之眼力量的来源”,拾枝者随口回答。
石头越来越大,终于和地面上曽看到的熄星陨石差不多大了。这里伸手就能碰到“虚假的天空”,是提瓦特的天顶。拾枝者把发光的核心镶嵌在柔软的天顶上,天顶霎时裂开一个大洞,一个从未见过的星空展开在眼前。前方出现了两个大门,仙道从门口铺设过来。“派蒙和拾枝者要去引路了,大家都要好好努力啊!”时之魔神在空中跳跃,飞入了右侧的大门。一进大门,他的身影便逐渐隐去。“。。。”拾枝者没有说话,走向了左侧的大门。进入前,他回头看了一眼。“接下来的事情,就全靠你们了。”

啊这。。。感觉是小学生作文。。。为了陈述设定而陈述设定(设定参照的少女薇拉的忧郁)

于是重新改了改

发现越改越多,越改越多。。。

最后决定写成一个同人小说,名字还没想好

至于安柏姐姐的圣遗物,微调了下

最后的侦查骑士!

 四、五星 野外获取

两件套:飞行时体力消耗减少15%,飞行速度加快5%

四件套: 对弱点的伤害提升20% ,角色附近的敌人移动速度降低15%,角色附近有敌人时行动速度增加20%,冲刺消耗体力减少15%

生之花:侦查骑士之花

短介绍:不知名的野花,曾经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长介绍:烈火烧灼大地前侦查骑士巡逻时别在弓上的花,若有若无的清香让人想起乘风而行的适意,如今早已枯萎

死之羽:侦查骑士的佩羽!

短介绍:无论什么时候都挂在侦查骑士腰间的火红鸟羽,尾端有冰花的图案

长介绍:世界还没燃烧时,侦查骑士曾经从火之魔鸟身上拔下来做纪念的羽毛,本应长燃的火羽却奇怪地没有燃烧,甚至附有一丝寒意

空之杯:侦查骑士的号角

短介绍:不同寻常地,是一个丘丘人的黑晶号角

长介绍:侦查骑士是活泼的少女,曾使用一个金属的运动水壶,装水时晃动能发出悦耳的声响。某人死去后,她拿起了他的遗物,而金属的水壶则被另一个人取走

时之沙:侦查骑士的怀表!

短介绍:有些年头的老式怀表,时间定格在某个时刻

长介绍:侦查骑士的祖父留下的结实怀表,时刻提醒这活泼的少女不要忘记身为骑士“守护”的职责,而怀表自己也忠实地转动到少女生命的最后一刻

理之冠:侦查骑士的头饰!

短介绍:兔兔耳朵形状的火红发带,沾染鲜血的部分有些褪色

长介绍:侦查骑士最喜欢的头饰,套在灵巧的兔耳外。小兔般机敏的少女能敏锐地发现暗流的危险,使她能及时地替旅者挡下致命一击

然后做了几个配套的圣遗物(因为这玩意说出来就是剧透了,就只有短介绍)

(其实是长介绍还没写好)

(能不能把这个天坑填上都是问题,剧透什么的不重要)

分别是

暗夜英雄 寒风剑士的绽放 破碎的护心铠 旅行的终点

(蒲公英 偶像的谢幕曲 强能的雷之魔女 翠绿诗人的回响)(妹妹那一支,但是这四个人两个没有两个没练,真没啥感情,就当是废案放出了,估计不会填坑了)

头一次写这种东西,文笔可能很稚嫩,见谅,请多批评

晒一下我在蒙德的伙伴们

寒风剑士——凯子哥

侦查骑士!

(其实写圣遗物这个想法来自安柏姐姐的流浪大地的乐团)

暗夜英雄(交往不太深,不太清楚写的有没有偏差)(没错那个吟游者之壶是从安柏手里换下来的)

开大高达

蒙德岩神

令人心疼的女仆——护心铠

目录计划如下

  1. 序章
  2. 初入大门的第一夜
  3. 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
  4. 火与冰的元素反应是什么?
  5. 熄灭的晨曦—— 渊月螺旋 12层 圣遗物产出:暗夜英雄
  6. 午夜之死(来自午后之死)
  7. 兔子和矿工(不知道分寸如何)
  8. 冰霜刻印的剑士—— 渊月螺旋 11层 圣遗物产出:寒风剑士的绽放
  9. 黑晶号角
  10. 相信你从未离去
  11. 燃烧吧!滚烫的少女!—— 渊月螺旋 10层 圣遗物产出:最后的侦查骑士!(安柏姐姐。。。)
  12. 女仆的工作
  13. 待授勋之花
  14. 永不磨灭的未授勋之花—— 渊月螺旋 9层 圣遗物产出:破碎的护心铠(岩石的重量,令人安心,却不可承受)
  15. 时之门后的煎熬——渊月螺旋结束,进入深境螺旋,旅者收回力量
  16. 只有一个队伍?——深境螺旋第四层,接近回到地表,然而只能有一个队伍走进第四层(感觉疑惑的看看深渊是从第五层开始分叉的)圣遗物产出:旅行的终点
  17. 尾声

虽说把圣遗物是什么应该就有些剧透了,但是考虑到巨量的工作量导致的弃坑风险,不如就说出来(不然没机会了)

自行考虑要不要看

要不还是看一下?

寒风剑士的绽放

四、五星 获取:忘却之峡(凯子哥。。。冰 抱歉 忘却之峡,再不记得就去看忘却之峡的介绍)

两件套:对火元素影响下的敌人伤害提升20%

四件套:生命值低于70%时,每损失10%的生命值,提升5%的暴击率和8%的暴击伤害

生之花:寒风剑士的霜花

短介绍:晶莹剔透的霜冰凝结的玫瑰,是寒风剑士的保留小把戏,玫瑰的含义和平时并不相同

理之冠:寒风剑士的面具

短介绍:额头部分中箭的丘丘人面具,散发着微妙的气味,据说曾经是个眼罩

空之杯:寒风剑士的酒杯

短介绍:精致的酒杯,纹有考究精致的纹路,与剑士的风格完全不同

时之沙:寒风剑士的疯狂

短介绍:用冰晶作为沙子的沙漏,和一般的沙漏相比大得离谱,在剑士堕入黑暗的时候被挤裂

死之羽:寒风剑士的解脱

短介绍:冰霜封印的孔雀羽毛,昭示着主人的高贵血统,羽毛的尾端是冻结的火焰,似乎是剑士未能完成的夙愿

暗夜英雄

三、四星(没有任何瞧不起迪卢克的意思,但是我真的和他不熟,写多了怕出大问题,四星的介绍比较少)世界BOSS掉落

二件套:对处于冰元素影响下的敌人伤害提高15%

四件套:生命值低于60%时,获取元素晶球时有几率直接使元素爆发准备完毕,持续0.5秒后恢复正常状态,以这种方式充能的元素爆发释放时会强制扣除20%的生命值并持续三秒降低80%的恢复效果,这个效果每10秒只能触发一次

生之花:暗夜英雄的火花

短介绍:一朵燃烧的风车菊,每一片花瓣都燃烧着不灭的火

理之冠:暗夜英雄的面具

短介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面具,陪伴过暗夜英雄作为隐藏守护者的时光

死之羽:暗夜英雄的烬羽

短介绍:猫头鹰的尾羽,已经烧尽到根部,细闻还有一股焦味

空之杯:暗夜英雄的冰杯

短介绍:大得像个离谱的酒杯,用不融之冰打造而成,与暗夜英雄的气质格格不入

时之沙:暗夜英雄的时计

短介绍:曾经用葡萄籽作为砂子的沙漏,纹有考究的纹饰,葡萄籽只余灰烬

破碎的护心铠 (见习骑士诺艾尔,等候你的吩咐!)

两件套:提升5%的攻击力 暴击率 暴击伤害 防御力和20元素精通

四件套:生命值低于30%时,每损失5%生命提升15%的攻击力和20%的攻击范围

生之花:流光凝结之花

短介绍:完全用岩元素凝结成的玫瑰,纤薄的花瓣可以透光

长介绍:岩之新神在位的时间很短,在她登基的时候,元素之力和某种强烈的情感结出了这朵岩花

死之羽:石晶心护之羽

短介绍:柔和黄光组成了羽毛的形状,根部是一个破碎的神之眼

长介绍:岩之新神短暂的任期结束时破裂的神之眼化成了羽毛,组成柔软光羽的,不是坚硬的岩元素,而是绵长的体贴

空之杯:磐岩守护之壶

短介绍:原本用金属制成的运动水壶,上面刻有兔子和十字镐,被岩石充满,没有办法使用

长介绍:岩之新神从曾经某位旅伴身上取下的水壶,用以怀念这位先辈和提醒自己作为骑士“守护”的职责。水壶在岩之新神登基时被永久的守护填满

理之冠:黄玉守誓之冠

短介绍:两枝普通的玫瑰,已经石化成刚硬的黄玉

长介绍:大地被天火焚烧前,岩之新神曾是一位仆人。玫瑰象征着守口如瓶的誓言,岩之新神从未违背过。岩之新神登基时,已经陨灭的玫瑰重新以坚牢黄玉的形式出现

时之沙:叠峦决意之心

短介绍:没有华丽装饰的沙漏,内部已经被岩石充满

长介绍:岩之新神曾使用的时计,生命即将消散的时刻,岩之新神将不灭的决心注入时计,这便是其登基的起源

旅行的终点(未完成)

生之花:生与水

死之羽:死与烬

时之沙:时与风

空之杯:空与荧

理之冠:理与雷

意识是物质的

回复

关于克隆绵羊和轮回理论的论述得展开讨论了…

人,是由“神识”和“身体”构成,二者和合名生、分散名死。身体好比神识的房子,神识是房子的主人,房子坏了意味着一期生命的结束。神识无处安寄就会离开旧房子、寻找新房子,飘荡的过程就是随善恶业升沉于六道的过程。

这里要提及有情众生的四种生命形态,分别是胎生、卵生、湿生、化生。
胎生,由母胎而出生,如人、象、马、牛、猪、羊等。
卵生,由卵壳而出生,如鸟、鸡、蛇、鱼、蚁等。
湿生,由粪聚、腐肉、草丛等湿润之处秉湿气而生,如飞蛾、蚊子等。
化生,和以上三点略有区别,不依托于任何物质,忽然出生。
以上四种生命形态,以化生众生数量最多,其中一类就包含处于“中阴身”状态的众生,即在“已死之后”与“未生之前”的那个状态,胎、卵、湿三种都能进入中阴身,属于化生的还有天道以及地狱道众生,不受物质世界的质碍。

作为胎生的人道,入胎要具备几个条件:一、父精母血有效和合是创造生命的物质条件。二、有夙世因缘。三、父母和合时中阴身有入胎意向。

了解入胎的基本原理,说回克隆羊多莉,它是由母羊的乳腺细胞发育而成。从生命形态上,要么是胎生、要么是卵生。但只要具备生命的物质基础,当有中阴身经过寻找“房子”时,有“入胎”意向就会依附其上。或许,因为不是通过“正常流程”出生,多莉的身体造化没那么完美,寿命比正常绵羊少了将近一半,只活了6年多,当然这已经是个奇迹了。

作为一个程序员,我认为人工智能再怎么“智能”,所构建的模型也是人类赋予的,即便它有了所谓的思想和情感,本质上也是模拟出来的,所模拟的对镜不外乎对应六种感官的色(眼看)、声(耳听)、香(鼻闻)、味(舌尝)、触(身触觉)、法(对意识的计算分析)。我们要认清一个最基本的逻辑——“像”不等于“是”,它终究不具备神识,神识也无法依附并产生作用,所以无法参与轮回。实际上,还可以以“依正二报”的理论阐述。

如果众生既不生也不灭,轮回体系就会崩塌。但只要有相对概念,就有生灭,有生灭就有流转,本质上还是轮回相。用程序的while、do-while、for语法,解释轮回是最贴切不过了,是继续重复无休止的循环,还是终止循环,其控制条件都在语法的本身,也就是说“你的内心决定了是否轮回”。

我认为意识是物质的,是概率开出的花,和任何神无关

意识的本身是数以千亿计的神经相互交联而成的“系统”,只要能精确模拟神经,那么意识就可以重现

你是计算机从业者,我就这么比喻

大脑比作一台计算机,如果能精确复制每一份数据,精确保存每一个电容状态,精确制作出这个处理器,那么意识也会完全地复制

如果我使用电子科技进行“复制”的呢?

那么,我是否拟造了一份“神识”?

这个意识的喜怒哀乐,是不是真实的呢?

我认为,是真实的

所谓神识是不存在的

打个比方
中枢神经系统是空机器
自带一套Basic System叫本能,在机器的处理器发展过程中和硬件深度耦合
运行的操作系统叫意识,这个操作系统只有高级硬件能带的起来,拥有自我认识

复制一套意识本质上是类似于操作系统的克隆,可以用类似dd/Ghost的东西实现

你的喜怒哀乐,是意识感受到了,但是意识本身就是运行在底层硬件上的具有自我认识的操作系统,或者说,你的自我的所有感觉都是用户态程序,运行在意识下

在电子科技的硬件下运行的意识只是硬件抽象层往下不同,系统级以上都是相同的,所以在电子科技硬件下运行的意识中运行的用户态程序的感受,当然是真实的
当然,会有区别,以并行计算见长的生物硬件对于模糊识别分析会有强大的优势,电子硬件的串行计算会让机械运算飞快

多种硬件下运行相同的意识,有些像jar一次打包全平台运行

意识的产生基于奇妙的中枢神经系统,而中枢神经系统的进化是概率开出的花,一代一代的DNA复制过程中的错抄和笔误和自然的选择终于出现了这如此精妙的化学机器,无数的猴子用四个按键的键盘没能打出莎士比亚,却打出了一套机器

无论从什么角度看,概率都是极小的,因此我认为意识是概率开出的花

多么神奇,短短几十亿年的瞎打,居然能打出这么一套能用的系统!概率太小了
然而,这和神明无关
世界创生时,那个奇点爆出了无数世界泡
在无数个平行世界里,我们所处的这个,有一个星球上,就那么巧
好比你买了一亿只彩票,总会有中奖的

至于人工智能,显然,我的观点是一定能做出拥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只需要拟造人的“系统”就可以了

但是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

意识的运行本身和硬件:神经系统高度耦合,是为了成千上万的计算单元并行计算出现的,强行用计算机模拟就是浪费

人工智能的发展前景应当在“人工”,人类设计出适应计算机系统的智能模式,扬长避短,和人类自己互补

我为何认为那么小的概率不是神创呢?

因为人本身不像是我们能够理解的生物创造出来的,没什么设计感,内部调控还要分一堆,更像随机堆积出的

当然,是屎山也说不定

不过我更愿意相信意识乃至生命是概率开出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