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初入大门的第一夜(上)

旅者和四位勇者进入了左路大门。随着一声无源的叹息,传送门在身后合上

前方是一个漂浮在虚空中的秘境,巨大的挑战所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出口正被风墙封印。

“按照戴因的说法,每两天会开一道封印”,空之旅者正浏览着这幽肃的建筑,“我们需要先在出口扎营。”

“所以为什么不是入口?”剑士的声音响起,“就因为倒着走就把入口叫出口?”

“我认为Aether的说法没有任何问题”,迪卢克冷冷地说,“或者说,与其在这里争吵这些无聊的问题,为什么没有人去扎营?”

“您搁这秀外语水平呢?”凯亚似乎不太喜欢被人硬顶,“就一个名字还要说英文?”

“这不是以前从来没分辨过两位旅行者嘛”,安柏插嘴道,“有什么可吵的?”

说话间,诺艾尔已经抱着三根巨大的支撑木冲了出去,头上还顶着扎营用的工具包。

“咱们也去帮忙把!”旅者中肯的建议终止了这场讨论。

女仆极高效率地放置了营地的中心支撑,带着帐布爬上爬下,其他四人则给她递东西。

周围静悄悄的,一点回响都没有,再大的声音在这里都会逸散无踪。

巨大的穹顶模糊地发出微光,如清冷的月亮,均匀地铺散到秘境的角落

没有影子,没有人的痕迹,踩踏地面时发出硬物相碰的乒乓声。

没有人说话,环绕着秘境的虚空沉重地压在每个人的心上。

“还不如和面瘫多吵一会呢”,剑士心想,“这个气氛!这两天要难熬了!还没进本,自己先垮掉可不是好事。”

营地已经搭建完成,女仆把沙漏调好,现在应该是第一天的晚上

在营帐的地面上,众人各自搭好了地铺,互道晚安,将要睡去

骑兵队长未被遮住的蓝色眼睛睁开了

他以一种不引人注目的方式开始环顾四周

空金黄的眼中充满了星空的倒影,不知在回忆什么;女仆青碧的眼瞳正直勾勾地盯着棚顶

安柏把头蒙上了,露在外面的耳朵却一动一动的。“兔子恐怕受不了了”,剑士心想,“就以她为突破口吧!”

当凯亚转过头时,他的目光却尴尬地和迪卢克的目光相遇了。迪老爷的脸上一如既往地没有表情,但是凯亚觉得他似乎在说“我早知道你会这样”

这种默契从很久之前就已经有了,尽管莱艮芬德先生去世后义兄弟间常常否认这种奇妙的联结

“兔子?没睡吧?”凯亚开口了

露在外面的耳朵立即支棱了起来,被子里面却没动。

“别装了,你耳朵动了”,剑士继续说,“没睡就起来陪我到外面兜兜风吧”

安柏的耳朵耷拉到地上,不动了

凯亚从地铺上坐起来:“身为侦查骑士,你不会怕黑吧?”

兔子的耳朵像草史莱姆一样晃了几下,终究没有别的动作。显然,这种哄小孩的把戏对她已经无效了

“进展还算良好,看起来兔子已经把注意力转移了”凯亚默念,“下一步是把她引出去,把其他人也调动起来”

凯亚警觉地环视了一圈。女仆的眼睛挣得大大的,透出疑惑的神情。凯亚做了个“嘘”的动作,轻轻踢了一下旅行者。旅行者向女仆使了个眼色。诺艾尔会意,闭上了眼睛。凯亚用手捂了一下眼睛,用下巴指空。旅行者顺从地把眼睛闭上,做了个“OK”的手势。回过头来,公子还睁着火红的眼睛。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不过凯亚明白他对自己的不屑。“无聊的把戏”,迪卢克心说。

剑士摊了摊手,起身离开

“我可带了你最喜欢的蜜酱胡萝卜煎肉哦!”他故意大声嚷道,“你不来我就全吃光了”

凯亚向秘境的边缘走去,偷瞄着营地的变化

火红的眼睛已经闭上,兔子耳朵下面露出了一截额头。奏效了!

剑士坐在秘境边缘不整齐的地面上,双腿伸出秘境。外面有一些悬浮的建筑块,似乎是完全失重的。

还差临门一脚!

凯亚从口袋里拿出一盘什么东西,大嚼起来,咀嚼的声音传到了营地。

兔子的耳朵直直地竖了起来,琥珀色的眼睛睁开了。“真的是胡萝卜煎肉?”

“骗你是小狗!”传来剑士含混的声音,“你不来我就吃完了”

旅行者只看到一团红色的身影飞出了营地,手臂似乎被踩了一脚,隐隐作痛。

安柏光着脚一路冲刺到了秘境的边缘,轻快的脚步透出少女的活力。她才成年不久。

“肉呢?”安柏盯着空空如也的盘子

噗,剑士吐出一团浓缩树脂。树脂飞到秘境外,飘了起来。

“你!”兔子的耳朵气的直抖。

“汪!”剑士的嘴角露出笑意

“哼!”弓手转头就要往回走,“无耻的骗子!”

“来都来了,不看看星空么?”凯亚附有磁性的声音让少女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头。

穹顶幽幽的光辉来自群星,无数的新星铺满了整个天空;星座银河组成的河流缓慢地流转,某种磅礴的美丽冲击着少女的眼睛。

安柏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呆住了。

凯亚探着头看营地。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他们。剑士赶紧比比划划,另一双金黄的眼睛明白了意思,低声对青碧的眼睛吩咐了什么。

“坐过来吧,这下面也是星空”凯亚开口对少女说。

呆住的少女走到了剑士身边,回过味来

“不行!我还在生气!”安柏的气已经消了大半

“你不喜欢星空么?”

“可是你骗我!”

“蠢兔子,那是你自己太笨啦,换个人就不会上当!”

“你……不行,必须给你起个难听的绰号才能消气!”

“你什么时候和应急食品学的?”

“少多嘴!就叫你矿工头子好了。每次旅行者探索派遣都让你挖矿!”

凯亚噗嗤一声笑了,“你不也是经常被探索派遣?”

“我那是去打猎!你呢?没有马的骑兵队长?”

凯亚咳嗽了一下,“还是矿工头子比较好,可以坐下了么?”

少女嘟着嘴,小心翼翼地坐到了凯亚身旁。刚一坐下就嗷一声叫起来:“好冷!屁股都要冻掉了!”

“吵什么吵?谁的神之眼是火元素的?”剑士吐槽道

少女的脸有些发红,引导些许火元素把座位温暖

“就暖你那一边啊?”

凯亚的位子也暖了起来。

“说起来……那个派我出去挖矿的!偷听够久了吧?”

空赶忙从后面跑来

(未完待续)

第一章:序章

这是一个很久之前的传说了

在很久很久以后,七国的战士合力攻打天空之岛,意图打破灭世四纪循环

来自异世的旅行者双子分别带领夜母与月光的卫兵,终于将所谓“天理”赶下了神之位

可是一切都已经太晚

大地之国已经被天空岛的赤黑烈焰吞没,魔物遍地,污秽的血流在沟壑中回荡,所有的士兵都化作灰烬,融入烬寂海外无边的混乱

为了改变已至的毁灭,两位旅者毅然献出光之痕,放弃力量,解封天空穹顶的渊月之底

未来不能改变过去,改变过去不能拯救被黑暗吞噬的未来

只有旅者反向通过时之门,才能从未来拯救过去,真正地挽救这个世界

为了护卫已经失去力量的两位旅者,8位最初的旅伴,分成两队,分别由拾枝者Dainsleif和时之魔神P·a·i·m·o·n引路,踏上了反向通过深境的征程

空之旅者由公子、剑士、弓手和女仆护卫,拾枝者将担任开启封印的引路人

荧之旅者由幼狮、歌者、魔女和精灵护卫,时之魔神将担任开启封印的引路人

我们的故事,从进入左路的英雄们开始讲起……

番外:时间的碎片

诺艾尔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这里……是女仆休息室?”诺艾尔揉揉眼睛,检查了一下身体。她的身体很完整,没有伤痕,就像出发前一样。“这里是死后的世界么?”

女仆起身,发现自己穿着平常的女仆制服。沙漏显示现在是后半夜两点,窗外有暗淡的光透出来,像深境里面的星空。女仆望向窗外,发现没有一颗星星,蒙德的街道也没有任何人。

“这里……真的是蒙德么?”

诺艾尔离开了房间,前往楼下的骑士团宿舍。宿舍里空无一人。正当她想离开骑士团时,她发现一楼的楼梯只有一半。

另一半,通向虚无。

整个蒙德城漂浮在永夜的虚空里

看着手上不再流动的沙漏,诺艾尔意识到,自己确实死了,这里便是拾枝者提到过的“时间碎片之地”

“永远在这里待下去么?”青绿色的眼睛有些懊恼,“应该会很孤独的”

这时突然响起了岩石碎裂的声音,建筑碎片自行组合,一个仅能单人通过的门出现在了阶梯的下方。

女仆呆了一会,决定推开这个奇怪的门

一股强烈的光射了出来,诺艾尔没来得及惊叫就被吸了进去。

诺艾尔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这里……是女仆休息室?”诺艾尔揉揉眼睛,检查了一下身体。她的身体很完整,没有伤痕,就像出发前一样。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女仆起身,发现自己穿着平常的女仆制服。沙漏显示现在是后半夜两点

沙漏正在流动

时间并没有停止!

女仆急匆匆地冲出房门,冲下二楼。骑士团宿舍门口的萨沙正打着瞌睡,一只懒猫的青绿眼睛正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诺艾尔同样碧绿的眼睛。

诺艾尔冲入宿舍,“这边……这边是女宿舍,安柏姐姐的应该是……对,这个画着兔兔伯爵的!”

女仆轻轻打开房门。安柏正穿着熟悉的睡衣在床上发出鼾声,桌子上放着两个兔兔伯爵。诺艾尔想叫醒她,突然发觉自己作为女仆已经越界很多了。“如果这个安柏不是……那我……不管了!”

去它的规定,就算这个安柏不是一起作战的那个,也一定要叫起来!

“就算这个安柏姐姐没有跟随我们……也应该会原谅我的吧?”

诺艾尔拍了拍兔子的头,“安柏姐姐?”

鼾声渐息,琥珀色的眼睛睁开了。

“啊!”安柏叫起来,疯狂地用手在腰间乱摸。

“难道是一场梦么?”,她喘着粗气,“为什么疼得这么真实?”

“那不是梦,安柏姐姐”,女仆青绿色的眼睛闪着泪光。她从胸前掏出闪着柔光的神之心,“这些都是真的”

“那大家也回来了?”

“我也想知道”

安柏拉着女仆的手就往外跑:“我要看看矿工头子!”

再次冲过中庭的时候,萨沙已经醒了:“安柏骑士,那边是男士宿舍!”她喊道。

诺艾尔感觉自己在飞,双腿几乎不能着地,安柏的速度几乎超过了特瓦林俯冲的速度。

“彭”,装饰有孔雀羽的宿舍门被冲开。

二人愣住了。

床上空空如也

弓手往后一仰,倒在女仆身上。

“安柏姐姐……请控制一下情绪……凯亚队长他变成了丘丘人,可能……”诺艾尔也语无伦次。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安柏已经开始哭出声来。

“有个小孩在哭鼻子?”衣柜里探出一个戴着眼罩的头,是凯亚。

“哇!”安柏叫了一声,一个飞扑冲了过去,撞在衣柜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少女没有理会身上的疼痛,她一把薅出躲在柜子里的凯亚,哆嗦着触碰他的脸,“你没事吧?”

“没事,我好得很呢!”凯亚露出笑容,泪光也闪烁在眼睛上。

少女的重拳如雨点般砸在剑士的胸前,“不许——不许吓唬我!啊呀!刚才我都快昏过去了”

少女停下手,琥珀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凯亚,破涕为笑,抱着他的头开始狂啃,把剑士压在身下

“等一下……诶!……你冷静点……快起来,迪老爷也在这”凯亚想起身,没有成功。

衣柜的门开了,一双火红的眼睛亮了起来。“无聊……的把戏”他冷冷地说,“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啊!做这种事……”

凯亚已经起身,满脸都是唇印,安柏像藤蔓一样长在他身上。

“迪卢克老爷也在”,诺艾尔蹲下身行了个女仆礼,“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诶嘿!”一个很屑的声音在窗外响起。是温迪。

“巴巴托斯大人,你……”女仆慌张地想用什么礼仪。

“不必行礼,我已不是蒙德的神明。一个城市只能有一个神明,蒙德接下来的日子,将由‘岩’的神明守护”温迪指了指女仆手中的神之心。

“不用怀疑,我也死了。”翠绿的身影抚摸着琴弦,“这里是未来的过去,特瓦林还有一年才会苏醒。”

“那个门……”

“是星门,是通往随机世界的大门”

“既然是随机的,为什么我们都来到了同一个世界?”迪卢克问。

“这可能是和这个字条有关”巴巴托斯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字条

安柏凑了过去,大声读了出来。

“蒙德的大家们,你们好!我是作者,因为发刀太多感到愧疚,所以通过‘改设定’创生法把各位又重聚在了过去的蒙德城。很抱歉让你们失去了童年,这是你应得的青春。旅者将会在同一个时间再临,第二部将不会再让大家上场,所以请尽情享受这个世界吧!”

风精灵施展高天之歌飞走了。

四双眼睛闪亮在漆黑中。一切似乎都相同,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

这又有什么所谓呢?

安柏的耳朵轻拍着凯亚的脸颊,柔软的身体靠在坚实的臂膀

“时间还早”,安柏开口说

“我们一起去摘星崖看星星吧!”

备忘1剪贴板

回复 @炸卡拉啦可是你搞的鬼 :

西风守护者

五星双手剑

短介绍:剑身有精致的花纹,可以辅助导出元素力。剑身从中间断开,是曾经的主人用力过猛的意外

长介绍:在很久以前的,未来的旅行者与四位勇者踏上了拯救过去的征程。剑的主人在最后一战中把花哨的长剑当做单手剑挥舞,断裂的纹路反而让它能够轻易释放元素力 副属性:元素充能效率 技能:残脉之锋 获得元素晶球后0.5秒内触发暴击则使下一次普通攻击范围提高20%并附加70基础攻击力的元素攻击,元素效果与使用角色的神之眼属性相同。

  精炼2 25%范围 80倍率以此类推

最开始突发奇想想给安柏姐姐写一个圣遗物就叫最后的侦查骑士  写着写着发现背景故事是个大坑  毕竟安柏姐姐还在我的队伍里  于是就想弄个背景故事  越写越多,成了小说,还配套加了七个圣遗物(最后发现估计能写出来的只有四个)  就叫《星空之下》吧  巨大的坑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完  设定参考《少女薇拉的忧郁》     圣遗物产出:  暗夜英雄(渊月螺旋12)  寒风剑士的绽放(渊月螺旋11)  最后的侦查骑士 (渊月螺旋10)  破碎的护心铠 (渊月螺旋9)(女仆妹妹怎么没有表情(´・_・`))  旅行的终点(深境螺旋4)    《星空之上》  目录:      1.序章      2.初入大门的第一夜      3.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      4.火与冰的元素反应是什么?      5.熄灭的晨曦      6.午夜之死      7.兔子和矿工      8.冰霜刻印的剑士      9.黑晶号角      10.相信你从未离去      11.燃烧吧!滚烫的少女!      12.女仆的工作      13.待授勋之花      14.永不磨灭的未授勋之花      15.时之门后的煎熬——渊月螺旋结束,进入深境螺旋,旅者收回力量      16.只有一个队伍?      17.尾声            圣遗物详情   最后的侦查骑士!     四、五星 野外获取    两件套:飞行时体力消耗减少15%,飞行速度加快5%    四件套: 对弱点的伤害提升20% ,角色附近的敌人移动速度降低15%,角色附近有敌人时行动速度增加20%,冲刺消耗体力减少15%    生之花:侦查骑士之花!    短介绍:不知名的野花,曾经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长介绍:烈火烧灼大地前侦查骑士巡逻时别在弓上的花,若有若无的清香让人想起乘风而行的适意,如今早已枯萎    死之羽:侦查骑士的佩羽!    短介绍:无论什么时候都挂在侦查骑士腰间的火红鸟羽,尾端有冰花的图案    长介绍:世界还没燃烧时,侦查骑士曾经从火之魔鸟身上拔下来做纪念的羽毛,本应长燃的火羽却奇怪地没有燃烧,甚至附有一丝寒意    空之杯:侦查骑士的号角    短介绍:不同寻常地,是一个丘丘人的黑晶号角    长介绍:侦查骑士是活泼的少女,曾使用一个金属的运动水壶,装水时晃动能发出悦耳的声响。某人死去后,她拿起了他的遗物,而金属的水壶则被另一个人取走    时之沙:侦查骑士的怀表!    短介绍:有些年头的老式怀表,时间定格在某个时刻    长介绍:侦查骑士的祖父留下的结实怀表,时刻提醒这活泼的少女不要忘记身为骑士“守护”的职责,而怀表自己也忠实地转动到少女生命的最后一刻    理之冠:侦查骑士的头饰!    短介绍:兔兔耳朵形状的火红发带,沾染鲜血的部分有些褪色    长介绍:侦查骑士最喜欢的头饰,套在灵巧的兔耳外。小兔般机敏的少女能敏锐地发现暗流的危险,使她能及时地替旅者挡下致命一击   寒风剑士的绽放    四、五星 获取:忘却之峡    两件套:对火元素影响下的敌人伤害提升20%    四件套:生命值低于70%时,每损失10%的生命值,提升5%的暴击率和8%的暴击伤害    生之花:寒风剑士的霜花    短介绍:晶莹剔透的霜冰凝结的玫瑰,是寒风剑士的保留小把戏,玫瑰的含义和平时并不相同    理之冠:寒风剑士的面具    短介绍:额头部分中箭的丘丘人面具,散发着微妙的气味,据说曾经是个眼罩    空之杯:寒风剑士的酒杯    短介绍:精致的酒杯,纹有考究精致的纹路,与剑士的风格完全不同    时之沙:寒风剑士的疯狂    短介绍:用冰晶作为沙子的沙漏,和一般的沙漏相比大得离谱,在剑士堕入黑暗的时候被挤裂    死之羽:寒风剑士的解脱    短介绍:冰霜封印的孔雀羽毛,昭示着主人的高贵血统,羽毛的尾端是冻结的火焰,似乎是剑士未能完成的夙愿   暗夜英雄    三、四星(没有任何瞧不起迪卢克的意思,但是我真的和他不熟,写多了怕出大问题,四星的介绍比较少)世界BOSS掉落    二件套:对处于冰元素影响下的敌人伤害提高15%    四件套:生命值低于60%时,获取元素晶球时有几率直接使元素爆发准备完毕,持续0.5秒后恢复正常状态,以这种方式充能的元素爆发释放时会强制扣除20%的生命值并持续三秒降低80%的恢复效果,这个效果每10秒只能触发一次    生之花:暗夜英雄的火花    短介绍:一朵燃烧的风车菊,每一片花瓣都燃烧着不灭的火    理之冠:暗夜英雄的面具    短介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面具,陪伴过暗夜英雄作为隐藏守护者的时光    死之羽:暗夜英雄的烬羽    短介绍:猫头鹰的尾羽,已经烧尽到根部,细闻还有一股焦味    空之杯:暗夜英雄的冰杯    短介绍:大得像个离谱的酒杯,用不融之冰打造而成,与暗夜英雄的气质格格不入    时之沙:暗夜英雄的时计    短介绍:曾经用葡萄籽作为砂子的沙漏,纹有考究的纹饰,葡萄籽只余灰烬   破碎的护心铠 (inspired by 安黛因    两件套:提升5%的攻击力 暴击率 暴击伤害 防御力和20元素精通    四件套:生命值低于30%时,每损失5%生命提升15%的攻击力和20%的攻击范围    生之花:流光凝结之花    短介绍:完全用岩元素凝结成的玫瑰,纤薄的花瓣可以透光    长介绍:岩之新神在位的时间很短,在她登基的时候,元素之力和某种强烈的情感结出了这朵岩花    死之羽:石晶心护之羽    短介绍:柔和黄光组成了羽毛的形状,根部是一个破碎的神之眼    长介绍:岩之新神短暂的任期结束时破裂的神之眼化成了羽毛,组成柔软光羽的,不是坚硬的岩元素,而是绵长的体贴    空之杯:磐岩守护之壶    短介绍:原本用金属制成的运动水壶,上面刻有兔子和十字镐,被岩石充满,没有办法使用    长介绍:岩之新神从曾经某位旅伴身上取下的水壶,用以怀念这位先辈和提醒自己作为骑士“守护”的职责。水壶在岩之新神登基时被永久的守护填满    理之冠:黄玉守誓之冠    短介绍:两枝普通的玫瑰,已经石化成刚硬的黄玉    长介绍:大地被天火焚烧前,岩之新神曾是一位仆人。玫瑰象征着守口如瓶的誓言,岩之新神从未违背过。岩之新神登基时,已经陨灭的玫瑰重新以坚牢黄玉的形式出现    时之沙:叠峦决意之心    短介绍:没有华丽装饰的沙漏,内部已经被岩石充满    长介绍:岩之新神曾使用的时计,生命即将消散的时刻,岩之新神将不灭的决心注入时计,这便是其登基的起源      前几章已经写好了,头一次写这种东西,文笔估计会很稚嫩  请多指教!  字太多了,会在帖子下面更新的  碎碎念什么的在这里,博客里可能会更新实时进度?也许  算了还是不要放了

🏝️🌊🌊🌊🌊🌊🏝️🤺(真是急性子啊你)

🏝️🌊🌊🌊🌊❄️ 🤺(这个如何!)

🏝️🌊🌊🌊❄️🤺🌊(老实点!)

🏝️🌊🌊❄️🤺🌊🌊(冻结吧!)

🏝️🌊🏊🌊🌊🌊🌊

🏝️💀🌊🌊🌊🌊🌊(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