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时间的碎片

诺艾尔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这里……是女仆休息室?”诺艾尔揉揉眼睛,检查了一下身体。她的身体很完整,没有伤痕,就像出发前一样。“这里是死后的世界么?”

女仆起身,发现自己穿着平常的女仆制服。沙漏显示现在是后半夜两点,窗外有暗淡的光透出来,像深境里面的星空。女仆望向窗外,发现没有一颗星星,蒙德的街道也没有任何人。

“这里……真的是蒙德么?”

诺艾尔离开了房间,前往楼下的骑士团宿舍。宿舍里空无一人。正当她想离开骑士团时,她发现一楼的楼梯只有一半。

另一半,通向虚无。

整个蒙德城漂浮在永夜的虚空里

看着手上不再流动的沙漏,诺艾尔意识到,自己确实死了,这里便是拾枝者提到过的“时间碎片之地”

“永远在这里待下去么?”青绿色的眼睛有些懊恼,“应该会很孤独的”

这时突然响起了岩石碎裂的声音,建筑碎片自行组合,一个仅能单人通过的门出现在了阶梯的下方。

女仆呆了一会,决定推开这个奇怪的门

一股强烈的光射了出来,诺艾尔没来得及惊叫就被吸了进去。

诺艾尔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这里……是女仆休息室?”诺艾尔揉揉眼睛,检查了一下身体。她的身体很完整,没有伤痕,就像出发前一样。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女仆起身,发现自己穿着平常的女仆制服。沙漏显示现在是后半夜两点

沙漏正在流动

时间并没有停止!

女仆急匆匆地冲出房门,冲下二楼。骑士团宿舍门口的萨沙正打着瞌睡,一只懒猫的青绿眼睛正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诺艾尔同样碧绿的眼睛。

诺艾尔冲入宿舍,“这边……这边是女宿舍,安柏姐姐的应该是……对,这个画着兔兔伯爵的!”

女仆轻轻打开房门。安柏正穿着熟悉的睡衣在床上发出鼾声,桌子上放着两个兔兔伯爵。诺艾尔想叫醒她,突然发觉自己作为女仆已经越界很多了。“如果这个安柏不是……那我……不管了!”

去它的规定,就算这个安柏不是一起作战的那个,也一定要叫起来!

“就算这个安柏姐姐没有跟随我们……也应该会原谅我的吧?”

诺艾尔拍了拍兔子的头,“安柏姐姐?”

鼾声渐息,琥珀色的眼睛睁开了。

“啊!”安柏叫起来,疯狂地用手在腰间乱摸。

“难道是一场梦么?”,她喘着粗气,“为什么疼得这么真实?”

“那不是梦,安柏姐姐”,女仆青绿色的眼睛闪着泪光。她从胸前掏出闪着柔光的神之心,“这些都是真的”

“那大家也回来了?”

“我也想知道”

安柏拉着女仆的手就往外跑:“我要看看矿工头子!”

再次冲过中庭的时候,萨沙已经醒了:“安柏骑士,那边是男士宿舍!”她喊道。

诺艾尔感觉自己在飞,双腿几乎不能着地,安柏的速度几乎超过了特瓦林俯冲的速度。

“彭”,装饰有孔雀羽的宿舍门被冲开。

二人愣住了。

床上空空如也

弓手往后一仰,倒在女仆身上。

“安柏姐姐……请控制一下情绪……凯亚队长他变成了丘丘人,可能……”诺艾尔也语无伦次。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安柏已经开始哭出声来。

“有个小孩在哭鼻子?”衣柜里探出一个戴着眼罩的头,是凯亚。

“哇!”安柏叫了一声,一个飞扑冲了过去,撞在衣柜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少女没有理会身上的疼痛,她一把薅出躲在柜子里的凯亚,哆嗦着触碰他的脸,“你没事吧?”

“没事,我好得很呢!”凯亚露出笑容,泪光也闪烁在眼睛上。

少女的重拳如雨点般砸在剑士的胸前,“不许——不许吓唬我!啊呀!刚才我都快昏过去了”

少女停下手,琥珀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凯亚,破涕为笑,抱着他的头开始狂啃,把剑士压在身下

“等一下……诶!……你冷静点……快起来,迪老爷也在这”凯亚想起身,没有成功。

衣柜的门开了,一双火红的眼睛亮了起来。“无聊……的把戏”他冷冷地说,“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啊!做这种事……”

凯亚已经起身,满脸都是唇印,安柏像藤蔓一样长在他身上。

“迪卢克老爷也在”,诺艾尔蹲下身行了个女仆礼,“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诶嘿!”一个很屑的声音在窗外响起。是温迪。

“巴巴托斯大人,你……”女仆慌张地想用什么礼仪。

“不必行礼,我已不是蒙德的神明。一个城市只能有一个神明,蒙德接下来的日子,将由‘岩’的神明守护”温迪指了指女仆手中的神之心。

“不用怀疑,我也死了。”翠绿的身影抚摸着琴弦,“这里是未来的过去,特瓦林还有一年才会苏醒。”

“那个门……”

“是星门,是通往随机世界的大门”

“既然是随机的,为什么我们都来到了同一个世界?”迪卢克问。

“这可能是和这个字条有关”巴巴托斯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字条

安柏凑了过去,大声读了出来。

“蒙德的大家们,你们好!我是作者,因为发刀太多感到愧疚,所以通过‘改设定’创生法把各位又重聚在了过去的蒙德城。很抱歉让你们失去了童年,这是你应得的青春。旅者将会在同一个时间再临,第二部将不会再让大家上场,所以请尽情享受这个世界吧!”

风精灵施展高天之歌飞走了。

四双眼睛闪亮在漆黑中。一切似乎都相同,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

这又有什么所谓呢?

安柏的耳朵轻拍着凯亚的脸颊,柔软的身体靠在坚实的臂膀

“时间还早”,安柏开口说

“我们一起去摘星崖看星星吧!”

《番外:时间的碎片》有5条留言

  1. 提示:该小说设定部分参考了《少女薇拉的忧郁》,部分梗来自《三体》,致敬了《Undertale》

    番外:时间的碎片
    2021年3月7日 由 天空的泡沫

    诺艾尔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这里……是女仆休息室?”诺艾尔揉揉眼睛,检查了一下身体。她的身体很完整,没有伤痕,就像出发前一样。“这里是死后的世界么?”

    女仆起身,发现自己穿着平常的女仆制服。沙漏显示现在是后半夜两点,窗外有暗淡的光透出来,像深境里面的星空。女仆望向窗外,发现没有一颗星星,蒙德的街道也没有任何人。

    “这里……真的是蒙德么?”

    诺艾尔离开了房间,前往楼下的骑士团宿舍。宿舍里空无一人。正当她想离开骑士团时,她发现一楼的楼梯只有一半。

    另一半,通向虚无。

    整个蒙德城漂浮在永夜的虚空里

    看着手上不再流动的沙漏,诺艾尔意识到,自己确实死了,这里便是拾枝者提到过的“时间碎片之地”

    “永远在这里待下去么?”青绿色的眼睛有些懊恼,“应该会很孤独的”

    这时突然响起了岩石碎裂的声音,建筑碎片自行组合,一个仅能单人通过的门出现在了阶梯的下方。

    女仆呆了一会,决定推开这个奇怪的门

    一股强烈的光射了出来,诺艾尔没来得及惊叫就被吸了进去。

    诺艾尔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这里……是女仆休息室?”诺艾尔揉揉眼睛,检查了一下身体。她的身体很完整,没有伤痕,就像出发前一样。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女仆起身,发现自己穿着平常的女仆制服。沙漏显示现在是后半夜两点

    沙漏正在流动

    时间并没有停止!

    女仆急匆匆地冲出房门,冲下二楼。骑士团宿舍门口的萨沙正打着瞌睡,一只懒猫的青绿眼睛正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诺艾尔同样碧绿的眼睛。

    诺艾尔冲入宿舍,“这边……这边是女宿舍,安柏姐姐的应该是……对,这个画着兔兔伯爵的!”

    女仆轻轻打开房门。安柏正穿着熟悉的睡衣在床上发出鼾声,桌子上放着两个兔兔伯爵。诺艾尔想叫醒她,突然发觉自己作为女仆已经越界很多了。“如果这个安柏不是……那我……不管了!”

    去它的规定,就算这个安柏不是一起作战的那个,也一定要叫起来!

    “就算这个安柏姐姐没有跟随我们……也应该会原谅我的吧?”

    诺艾尔拍了拍兔子的头,“安柏姐姐?”

    鼾声渐息,琥珀色的眼睛睁开了。

    “啊!”安柏叫起来,疯狂地用手在腰间乱摸。

    “难道是一场梦么?”,她喘着粗气,“为什么疼得这么真实?”

    “那不是梦,安柏姐姐”,女仆青绿色的眼睛闪着泪光。她从胸前掏出闪着柔光的神之心,“这些都是真的”

    “那大家也回来了?”

    “我也想知道”

    安柏拉着女仆的手就往外跑:“我要看看矿工头子!”

    再次冲过中庭的时候,萨沙已经醒了:“安柏骑士,那边是男士宿舍!”她喊道。

    诺艾尔感觉自己在飞,双腿几乎不能着地,安柏的速度几乎超过了特瓦林俯冲的速度。

    “彭”,装饰有孔雀羽的宿舍门被冲开。

    二人愣住了。

    床上空空如也

    弓手往后一仰,倒在女仆身上。

    “安柏姐姐……请控制一下情绪……凯亚队长他变成了丘丘人,可能……”诺艾尔也语无伦次。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安柏已经开始哭出声来。

    “有个小孩在哭鼻子?”衣柜里探出一个戴着眼罩的头,是凯亚。

    “哇!”安柏叫了一声,一个飞扑冲了过去,撞在衣柜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少女没有理会身上的疼痛,她一把薅出躲在柜子里的凯亚,哆嗦着触碰他的脸,“你没事吧?”

    “没事,我好得很呢!”凯亚露出笑容,泪光也闪烁在眼睛上。

    少女的重拳如雨点般砸在剑士的胸前,“不许——不许吓唬我!啊呀!刚才我都快昏过去了”

    少女停下手,琥珀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凯亚,破涕为笑,抱着他的头开始狂啃,把剑士压在身下

    “等一下……诶!……你冷静点……快起来,迪老爷也在这”凯亚想起身,没有成功。

    衣柜的门开了,一双火红的眼睛亮了起来。“无聊……的把戏”他冷冷地说,“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啊!做这种事……”

    凯亚已经起身,满脸都是唇印,安柏像藤蔓一样长在他身上。

    “迪卢克老爷也在”,诺艾尔蹲下身行了个女仆礼,“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诶嘿!”一个很屑的声音在窗外响起。是温迪。

    “巴巴托斯大人,你……”女仆慌张地想用什么礼仪。

    “不必行礼,我已不是蒙德的神明。一个城市只能有一个神明,蒙德接下来的日子,将由‘岩’的神明守护”温迪指了指女仆手中的神之心。

    “不用怀疑,我也死了。”翠绿的身影抚摸着琴弦,“这里是未来的过去,特瓦林还有一年才会苏醒。”

    “那个门……”

    “是星门,是通往随机世界的大门”

    “既然是随机的,为什么我们都来到了同一个世界?”迪卢克问。

    “这可能是和这个字条有关”巴巴托斯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字条

    安柏凑了过去,大声读了出来。

    “蒙德的大家们,你们好!我是作者,因为发刀太多感到愧疚,所以通过‘改设定’创生法把各位又重聚在了过去的蒙德城。很抱歉让你们失去了童年,这是你应得的青春。旅者将会在同一个时间再临,第二部将不会再让大家上场,所以请尽情享受这个世界吧!”

    风精灵施展高天之歌飞走了。

    四双眼睛闪亮在漆黑中。一切似乎都相同,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

    这又有什么所谓呢?

    安柏的耳朵轻拍着凯亚的脸颊,柔软的身体靠在坚实的臂膀

    “时间还早”,安柏开口说

    “我们一起去摘星崖看星星吧!”

  2. 提示:该小说设定部分参考了《少女薇拉的忧郁》,部分梗来自《三体》,致敬了《Undertale》

    番外:时间的碎片
    2021年3月7日 由 天空的泡沫

    诺艾尔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这里……是女仆休息室?”诺艾尔揉揉眼睛,检查了一下身体。她的身体很完整,没有伤痕,就像出发前一样。“这里是死后的世界么?”

    女仆起身,发现自己穿着平常的女仆制服。沙漏显示现在是后半夜两点,窗外有暗淡的光透出来,像深境里面的星空。女仆望向窗外,发现没有一颗星星,蒙德的街道也没有任何人。

    “这里……真的是蒙德么?”

    诺艾尔离开了房间,前往楼下的骑士团宿舍。宿舍里空无一人。正当她想离开骑士团时,她发现一楼的楼梯只有一半。

    另一半,通向虚无。

    整个蒙德城漂浮在永夜的虚空里

    看着手上不再流动的沙漏,诺艾尔意识到,自己确实死了,这里便是拾枝者提到过的“时间碎片之地”

    “永远在这里待下去么?”青绿色的眼睛有些懊恼,“应该会很孤独的”

    这时突然响起了岩石碎裂的声音,建筑碎片自行组合,一个仅能单人通过的门出现在了阶梯的下方。

    女仆呆了一会,决定推开这个奇怪的门

    一股强烈的光射了出来,诺艾尔没来得及惊叫就被吸了进去。

    诺艾尔在自己的床上醒来。

    这里……是女仆休息室?”诺艾尔揉揉眼睛,检查了一下身体。她的身体很完整,没有伤痕,就像出发前一样。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女仆起身,发现自己穿着平常的女仆制服。沙漏显示现在是后半夜两点

    沙漏正在流动

    时间并没有停止!

    女仆急匆匆地冲出房门,冲下二楼。骑士团宿舍门口的萨沙正打着瞌睡,一只懒猫的青绿眼睛正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诺艾尔同样碧绿的眼睛。

    诺艾尔冲入宿舍,“这边……这边是女宿舍,安柏姐姐的应该是……对,这个画着兔兔伯爵的!”

    女仆轻轻打开房门。安柏正穿着熟悉的睡衣在床上发出鼾声,桌子上放着两个兔兔伯爵。诺艾尔想叫醒她,突然发觉自己作为女仆已经越界很多了。“如果这个安柏不是……那我……不管了!”

    去它的规定,就算这个安柏不是一起作战的那个,也一定要叫起来!

    “就算这个安柏姐姐没有跟随我们……也应该会原谅我的吧?”

    诺艾尔拍了拍兔子的头,“安柏姐姐?”

    鼾声渐息,琥珀色的眼睛睁开了。

    “啊!”安柏叫起来,疯狂地用手在腰间乱摸。

    “难道是一场梦么?”,她喘着粗气,“为什么疼得这么真实?”

    “那不是梦,安柏姐姐”,女仆青绿色的眼睛闪着泪光。她从胸前掏出闪着柔光的神之心,“这些都是真的”

    “那大家也回来了?”

    “我也想知道”

    安柏拉着女仆的手就往外跑:“我要看看矿工头子!”

    再次冲过中庭的时候,萨沙已经醒了:“安柏骑士,那边是男士宿舍!”她喊道。

    诺艾尔感觉自己在飞,双腿几乎不能着地,安柏的速度几乎超过了特瓦林俯冲的速度。

    “彭”,装饰有孔雀羽的宿舍门被冲开。

    二人愣住了。

    床上空空如也

    弓手往后一仰,倒在女仆身上。

    “安柏姐姐……请控制一下情绪……凯亚队长他变成了丘丘人,可能……”诺艾尔也语无伦次。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安柏已经开始哭出声来。

    “有个小孩在哭鼻子?”衣柜里探出一个戴着眼罩的头,是凯亚。

    “哇!”安柏叫了一声,一个飞扑冲了过去,撞在衣柜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少女没有理会身上的疼痛,她一把薅出躲在柜子里的凯亚,哆嗦着触碰他的脸,“你没事吧?”

    “没事,我好得很呢!”凯亚露出笑容,泪光也闪烁在眼睛上。

    少女的重拳如雨点般砸在剑士的胸前,“不许——不许吓唬我!啊呀!刚才我都快昏过去了”

    少女停下手,琥珀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凯亚,破涕为笑,抱着他的头开始狂啃,把剑士压在身下

    “等一下……诶!……你冷静点……快起来,迪老爷也在这”凯亚想起身,没有成功。

    衣柜的门开了,一双火红的眼睛亮了起来。“无聊……的把戏”他冷冷地说,“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啊!做这种事……”

    凯亚已经起身,满脸都是唇印,安柏像藤蔓一样长在他身上。

    “迪卢克老爷也在”,诺艾尔蹲下身行了个女仆礼,“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诶嘿!”一个很屑的声音在窗外响起。是温迪。

    “巴巴托斯大人,你……”女仆慌张地想用什么礼仪。

    “不必行礼,我已不是蒙德的神明。一个城市只能有一个神明,蒙德接下来的日子,将由‘岩’的神明守护”温迪指了指女仆手中的神之心。

    “不用怀疑,我也死了。”翠绿的身影抚摸着琴弦,“这里是未来的过去,特瓦林还有一年才会苏醒。”

    “那个门……”

    “是星门,是通往随机世界的大门”

    “既然是随机的,为什么我们都来到了同一个世界?”迪卢克问。

    “这可能是和这个字条有关”巴巴托斯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字条

    安柏凑了过去,大声读了出来。

    “蒙德的大家们,你们好!我是作者,因为发刀太多感到愧疚,所以通过‘平行宇宙’创生法把各位又重聚在了过去的蒙德城。很抱歉让你们失去了童年,这是你应得的青春。旅者将会在同一个时间再临,第二部将不会再让大家上场,所以请尽情享受这个世界吧!”

    风精灵施展高天之歌飞走了。

    四双眼睛闪亮在漆黑中。一切似乎都相同,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

    这又有什么所谓呢?

    安柏的耳朵轻拍着凯亚的脸颊,柔软的身体靠在坚实的臂膀

    “时间还早”,安柏开口说

    “我们一起去摘星崖看星星吧!”

  3. 神、神之眼与对应品质的猜测
    从剧情和突破材料介绍我们可以得知除草神外所有神明的品质
    风——温迪——自由
    火——??——争斗(参见燃愿玛瑙)
    雷——雷电将军(?)——永恒(钟离对话/最胜紫晶)
    冰——??——反抗(至冬打天理/哀叙冰玉)
    水——??——涤罪(涤荡青金/pv中罪人舞步旋)
    岩——钟离——契约

    但是从目前已经登场的角色看,神之眼的发放并不是以神明性格决定的,本人经过规整进行大胆猜测,整理如下
    风——执著
    角色:琴(蒲公英骑士鞠躬尽瘁)、魈(永护璃月)、砂糖(几百次试验失败)

    火——传承/热忱(两个都符合)

  4. 神、神之眼与对应品质的猜测
    从剧情和突破材料介绍我们可以得知除草神外所有神明的品质
    风——温迪——自由
    火——??——争斗(参见燃愿玛瑙)
    雷——雷电将军(?)——永恒(钟离对话/最胜紫晶)
    冰——??——反抗(至冬打天理/哀叙冰玉)
    水——??——涤罪(涤荡青金/pv中罪人舞步旋)
    岩——钟离——契约

    但是从目前已经登场的角色看,神之眼的发放并不是以神明性格决定的,本人经过规整进行大胆猜测,整理如下
    风——执著
    角色:琴(蒲公英骑士鞠躬尽瘁)、魈(永护璃月)、砂糖(几百次试验失败)

    火——传承/热忱(两个都符合)

aaa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