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初入大门的第一夜(上)

旅者和四位勇者进入了左路大门。随着一声无源的叹息,传送门在身后合上

前方是一个漂浮在虚空中的秘境,巨大的挑战所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出口正被风墙封印。

“按照戴因的说法,每两天会开一道封印”,空之旅者正浏览着这幽肃的建筑,“我们需要先在出口扎营。”

“所以为什么不是入口?”剑士的声音响起,“就因为倒着走就把入口叫出口?”

“我认为Aether的说法没有任何问题”,迪卢克冷冷地说,“或者说,与其在这里争吵这些无聊的问题,为什么没有人去扎营?”

“您搁这秀外语水平呢?”凯亚似乎不太喜欢被人硬顶,“就一个名字还要说英文?”

“这不是以前从来没分辨过两位旅行者嘛”,安柏插嘴道,“有什么可吵的?”

说话间,诺艾尔已经抱着三根巨大的支撑木冲了出去,头上还顶着扎营用的工具包。

“咱们也去帮忙把!”旅者中肯的建议终止了这场讨论。

女仆极高效率地放置了营地的中心支撑,带着帐布爬上爬下,其他四人则给她递东西。

周围静悄悄的,一点回响都没有,再大的声音在这里都会逸散无踪。

巨大的穹顶模糊地发出微光,如清冷的月亮,均匀地铺散到秘境的角落

没有影子,没有人的痕迹,踩踏地面时发出硬物相碰的乒乓声。

没有人说话,环绕着秘境的虚空沉重地压在每个人的心上。

“还不如和面瘫多吵一会呢”,剑士心想,“这个气氛!这两天要难熬了!还没进本,自己先垮掉可不是好事。”

营地已经搭建完成,女仆把沙漏调好,现在应该是第一天的晚上

在营帐的地面上,众人各自搭好了地铺,互道晚安,将要睡去

骑兵队长未被遮住的蓝色眼睛睁开了

他以一种不引人注目的方式开始环顾四周

空金黄的眼中充满了星空的倒影,不知在回忆什么;女仆青碧的眼瞳正直勾勾地盯着棚顶

安柏把头蒙上了,露在外面的耳朵却一动一动的。“兔子恐怕受不了了”,剑士心想,“就以她为突破口吧!”

当凯亚转过头时,他的目光却尴尬地和迪卢克的目光相遇了。迪老爷的脸上一如既往地没有表情,但是凯亚觉得他似乎在说“我早知道你会这样”

这种默契从很久之前就已经有了,尽管莱艮芬德先生去世后义兄弟间常常否认这种奇妙的联结

“兔子?没睡吧?”凯亚开口了

露在外面的耳朵立即支棱了起来,被子里面却没动。

“别装了,你耳朵动了”,剑士继续说,“没睡就起来陪我到外面兜兜风吧”

安柏的耳朵耷拉到地上,不动了

凯亚从地铺上坐起来:“身为侦查骑士,你不会怕黑吧?”

兔子的耳朵像草史莱姆一样晃了几下,终究没有别的动作。显然,这种哄小孩的把戏对她已经无效了

“进展还算良好,看起来兔子已经把注意力转移了”凯亚默念,“下一步是把她引出去,把其他人也调动起来”

凯亚警觉地环视了一圈。女仆的眼睛挣得大大的,透出疑惑的神情。凯亚做了个“嘘”的动作,轻轻踢了一下旅行者。旅行者向女仆使了个眼色。诺艾尔会意,闭上了眼睛。凯亚用手捂了一下眼睛,用下巴指空。旅行者顺从地把眼睛闭上,做了个“OK”的手势。回过头来,公子还睁着火红的眼睛。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不过凯亚明白他对自己的不屑。“无聊的把戏”,迪卢克心说。

剑士摊了摊手,起身离开

“我可带了你最喜欢的蜜酱胡萝卜煎肉哦!”他故意大声嚷道,“你不来我就全吃光了”

凯亚向秘境的边缘走去,偷瞄着营地的变化

火红的眼睛已经闭上,兔子耳朵下面露出了一截额头。奏效了!

剑士坐在秘境边缘不整齐的地面上,双腿伸出秘境。外面有一些悬浮的建筑块,似乎是完全失重的。

还差临门一脚!

凯亚从口袋里拿出一盘什么东西,大嚼起来,咀嚼的声音传到了营地。

兔子的耳朵直直地竖了起来,琥珀色的眼睛睁开了。“真的是胡萝卜煎肉?”

“骗你是小狗!”传来剑士含混的声音,“你不来我就吃完了”

旅行者只看到一团红色的身影飞出了营地,手臂似乎被踩了一脚,隐隐作痛。

安柏光着脚一路冲刺到了秘境的边缘,轻快的脚步透出少女的活力。她才成年不久。

“肉呢?”安柏盯着空空如也的盘子

噗,剑士吐出一团浓缩树脂。树脂飞到秘境外,飘了起来。

“你!”兔子的耳朵气的直抖。

“汪!”剑士的嘴角露出笑意

“哼!”弓手转头就要往回走,“无耻的骗子!”

“来都来了,不看看星空么?”凯亚附有磁性的声音让少女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头。

穹顶幽幽的光辉来自群星,无数的新星铺满了整个天空;星座银河组成的河流缓慢地流转,某种磅礴的美丽冲击着少女的眼睛。

安柏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呆住了。

凯亚探着头看营地。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他们。剑士赶紧比比划划,另一双金黄的眼睛明白了意思,低声对青碧的眼睛吩咐了什么。

“坐过来吧,这下面也是星空”凯亚开口对少女说。

呆住的少女走到了剑士身边,回过味来

“不行!我还在生气!”安柏的气已经消了大半

“你不喜欢星空么?”

“可是你骗我!”

“蠢兔子,那是你自己太笨啦,换个人就不会上当!”

“你……不行,必须给你起个难听的绰号才能消气!”

“你什么时候和应急食品学的?”

“少多嘴!就叫你矿工头子好了。每次旅行者探索派遣都让你挖矿!”

凯亚噗嗤一声笑了,“你不也是经常被探索派遣?”

“我那是去打猎!你呢?没有马的骑兵队长?”

凯亚咳嗽了一下,“还是矿工头子比较好,可以坐下了么?”

少女嘟着嘴,小心翼翼地坐到了凯亚身旁。刚一坐下就嗷一声叫起来:“好冷!屁股都要冻掉了!”

“吵什么吵?谁的神之眼是火元素的?”剑士吐槽道

少女的脸有些发红,引导些许火元素把座位温暖

“就暖你那一边啊?”

凯亚的位子也暖了起来。

“说起来……那个派我出去挖矿的!偷听够久了吧?”

空赶忙从后面跑来

(未完待续)

留下评论